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

郎木寺:遠離俗世最純凈的樂土

2019-11-12 10:03 來源:甘南旅游
分享到:

這是世間最后一處沒有喧囂的地方

也是靈魂深處最純凈的樂土

這里有令人敬畏的神靈

也有令人震撼的信仰

這里是郎木寺

一個遠離俗世的世界

 

 

 

太平洋攝影網

世人對于郎木寺,有太多的誤解

而或許正是因為這些誤解

讓郎木寺成為一個令人遐想無限的地方

 

余頭小姐_Rachel

 

“郎木寺”并不是寺院的名字


郎木寺其實不是一座寺廟,而是一個地名,準確地說,它叫郎木寺鎮,鎮上有三座寺廟(一座清真寺,兩座藏傳佛教寺廟)。

許多初次來郎木寺的人,都有一個困惑:郎木寺既然有三座寺廟,到底哪一座才是真正的“郎木寺”呢?

 

 

余頭小姐_Rachel

其實,這里從來就沒有一個純粹叫“郎木寺”的寺廟。這座小鎮的名稱本來叫“達倉郎木”(“達倉”藏語意為“虎穴”,“郎木”意為“仙女”或“吉祥天母”),但為何被稱作“郎木寺”了呢?

 

 

njlj486583

“郎木寺”作為地名,最早可考的資料出現在當年紅軍長征途中的一份電報里。

1935年8月29日,紅四方面軍路經四川若爾蓋,總政委陳昌浩致電朱德和張國燾:“巴細兩條大路,一條阿細西北赴郎木寺三天路,另由巴細或班佑經熱當壩到郎木寺三天,途中有土房……據向導說阿壩有路通郎木寺,大概要過大河……”

 

 

三毛的光影世界

在走過艱難的松潘草地之后,長征中的紅軍沿著包座河谷北上,進駐甘肅迭部縣的俄界,再沿白龍江東進,在迭部東北的臘子口突破天險,贏得了長征中最為艱險的一次險關之戰。

在這次長征突圍中,紅軍雖然沒有選擇前往郎木寺的路徑,但在上述軍情電文中,“郎木寺”出現了三次。后來,“郎木寺”作為漢語地名,多次出現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北、西南部隊的軍用地圖上。

 

 

三毛的光影世界

久之,“郎木寺”作為地名約定俗成地出現在中國行政區劃地圖中。也就是說,這個小鎮被叫作“郎木寺”,極有可能是對紅軍電報的沿用。

 

 

 

一座小鎮同屬兩省管轄


除了“郎木寺不是一座寺”外,郎木寺還有一“奇”:它同時屬于甘肅、四川兩省管轄,而且都叫郎木寺鎮,這種特殊的雙重身份,在中國恐怕也極為罕見。

 

 

太平洋攝影網

鎮上有一條小河是白龍江的發源地,寬三、四米的河流把小鎮一分為二,河北邊是甘肅省,河南邊是四川省。

 

 

 

三毛的光影世界

兩座藏傳佛教寺院分別坐落于小河兩岸,其中北岸的賽赤寺屬于甘肅碌曲縣,又叫“達倉郎木賽赤寺”,南岸是格爾底寺,屬于四川若爾蓋縣,又叫“達倉郎木格爾底寺”。

 

 

達倉郎木格爾底寺 攝圖網

 

 

達倉郎木賽赤寺?余頭小姐_Rachel

兩座藏傳佛教寺院規模宏大,僧人合計有1000多人,占到郎木寺鎮常住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。

 

 


蘇丹卿

郎木寺清真寺座落在小河南邊的四川省阿壩藏族、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紅星鄉回民村。

 

 

空谷清澗

每天寺廟早禱的鐘聲敲響的時候也是清真寺晨禮呼喚“班克”的時辰,“班克”聲與早禱的鐘聲此起彼落,充滿著民族團結、平等、和睦的氣氛。

站在小鎮山頂俯瞰,清真寺的宣禮塔與佛教寺廟的佛塔,相距咫尺,相映成趣。

 

 

太平洋攝影網

“神”在甘南造了一個“香格里拉”


很多人知道,云南香格里拉因英國作家詹姆斯·希爾頓寫作的《消失的地平線》一書,這本書掀起了西方人尋找香格里拉的熱潮。

其實,郎木寺的聞名也歸功于一本書,這本書叫《西藏的地平線》,作者是美國人羅伯特·埃克瓦爾。

 

 

只不過,與希爾頓從來沒有到過香格里拉、《消失的地平線》里關于香格里拉的描述純屬虛構不同的是,埃克瓦爾不僅到過郎木寺,而且還在當地生活過多年。

 


他用充滿感情的筆墨,為世人描述了這個人間凈土美妙的自然和人文景觀。

“這塊土地本身和它的整個地平線一樣無與倫比。藏族地區的天空確有它獨特的趣味,遠處,在地球和天空連接處,蒼白陰暗的流雪勾劃出地平線的輪廓。夏天,這里綠草如茵,草叢中點綴著彩色的斑斑點點,野罌粟花在翩翩起舞。在地平線的遠方,那兒是塊無名地,驚奇便由此而生。”

 

 


橡樹攝影書癡

當你親眼看過郎木寺的景色后,一定會愛上這里。

 

 

zol論壇上海大鵬展翅



太平洋攝影網

每當破曉時分,整個郎木寺上空都會被一層薄霧籠罩,隱隱約約,仿若神仙降臨。



余頭小姐_Rachel




蘇丹卿

夏天,處處郁郁蔥蔥,綠樹金頂,看上去莊嚴肅穆,卻又說不出的清新與寧靜。




攝圖網

冬天,天地同白。人們說“色達一下雪,美哭了全世界”卻不知雪后的郎木寺,同樣遠離喧囂,恍如隔世。

無處不在的虔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【曬佛節】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來到郎木寺,不管你此生信佛與否,都應該來感受一次達倉郎木賽赤寺的曬佛節。



橡樹攝影書癡

這不僅是藏族人的一種儀式,更是他們對待信仰,發自內心的虔誠。

在每年正月十三這一天,天不亮就有匆匆趕來參加朝拜的藏民,他們盛裝出席,滿臉肅穆,滿心期盼的迎接“大佛”的降臨。



太平洋攝影網

從剛開始的三三兩兩,到漸漸成群,趕來參加曬佛節的藏族人民越來越多,仿佛整個山谷都是烏壓壓的人群,熱鬧卻不失肅穆。

終于他們走進了心心念念的朝拜中心,一張巨大的唐卡在五彩的幕布下漸漸展開,唐卡上面畫著藏民們心中的“神”,周圍是誦經的喇嘛,紅衣飛揚,神情肅穆。



太平洋攝影網

此時的郎木寺空靈而又禪意,朝拜的藏族人民,誦經的喇嘛,山間飛揚的巨大唐卡,置身其中,任何人的內心都會有一種無形的力量,這種力量就是信仰。

 

 

太平洋攝影網

 

如何看走势图